繼程法師小檔
(修訂於2011年)

釋繼程法師,俗名周明添,父周萬發,母陳梅花。

五五年出生於太平,七三年高中畢業於太平華聯國中。於當年開始接觸佛教,並皈依學佛。畢業後任教於古樓育才小學數年,期間服務於太平佛青團、太平佛教會及馬佛青總會霹靂州聯委會。

七八年因緣成熟,依止三慧講堂竺摩法師出家,法名繼程,號文錦,同年赴台灣受具足戒,三師和尚為印順導師、演培法師與真華法師。並於中國佛教研究院研究部進修佛學,畢業後任教於佛光山東方佛教學院。

留台期間,曾親近當代大德,如印順導師、星雲法師、懺雲法師、聖嚴法師、藍吉富老師與陳慧劍老師等等。於聖嚴法師門下打禪七時,體驗佛法,並承法師允許教導靜坐。

阅读更多

百法明門論講錄

RM 18.00 单价 重量: 0.348 kg


断货

一本時隔二十年完成的書

流逝的歲月中,有好多事似乎變得遙遠了。

遙遠的事,大多記憶模糊了。

有隻字片言留下成紀錄,或許還會喚回一些較清晰的記憶,但清晰中還是有一些模糊的,或片面的、片段的。

因此對過去的,在沒有需要成為開示內容的,都讓它們過去了。偶爾提起的過去,也只是開示中有作用的,但也是片面的、片段的。

至於過去講過的,即使錄音了,也很少或幾乎沒有去聽了。記錄的,往往是在出版時,因為校對再閱過一遍,過後也很少再去讀了。

很少回頭看過去,盡量專注於現前因緣,並對可見的未來作適當的安排。一段一段都是過程,延續著卻各有因緣,不同因緣中卻前前推向後後。

無常、流動是一切法的實相,那是因為一切法是緣起無我、本性空的。緣起顯現出來的相與用,依著本性空而流動、變化、無常,若能直見空則剎那的生滅,只於當下的因緣具足時運作,即於當下滅去。然而人的感覺卻真實地感覺其實體不變、常恆,故而形成流轉的動力,心亦染著於此而輪迴生死。

當然在現實中,若尚未見空、無我者,此實體感、我執等作用歷然,但若明此正見而在此實我中,不妨學習將過去、現在、未來等作用切開,雖在我執作用中仍無法滅去流轉動力,卻仍可使流轉的力度減輕。

學習把過去放下,安住現前因緣,不刻意計畫未來,在現前因緣具足時將應做的事做好,當成為過去時就學習放下,減少負擔、動力。

《百法明門論》的講解,筆錄到如今打字、即將出版,期間隔了將近二十年。除了講課時主動外,接下來的過程都是被動的,只是讓因緣一段一段地運作。

現在雖然不可能再講出那樣的內容,卻也不能否定當時講解時對佛法體會的程度。隨緣出版了這本講錄,喚起一些回憶,也看看自己曾經走過的痕跡。

感謝所有為出版這本書而努力的同學,同時要告訴大家:不要停留,放下完成的,安住現前的,繼續走下去。

 

二○○一年四月二十三日凌晨

聖嚴師父來馬弘法前夕於太平

1.【認識佛教心理學】

日本學者曾說過:「佛教心理學的目的,不是要以心理活動為活動而說的,而是要以分析、觀察心理的活動作用來資助我們的修養。」佛教心理學是一種倫理心理學。一般心理學不能達到這個目的,它們只是為了說明心理活動而已。了解了心所法後,就能了解自己,這即是我講本論的重點。

——繼程法師

論旨在「一切法無我」裡已經包含無遺了。整部論從開始到結束,就只告訴我們這個道理。但是,既然一切法是無我的,論主又何須把一切法分為一百種呢?主要的原因,是因為論主欲闡明世間並不是獨一無二的。

「我」的涵義有三,即主宰義、獨一義、不變永恆義。既然宇宙人生可分成一百種,那我們可試從一百法中去尋找是否有一個能主宰的、獨一的、不變且永恆的個體。如果找不到,就足以說明一切法或人生都是無我。「一切法無我」不但可說是本論的中心點,也可以說是唯識學的中心。佛陀講唯識,後來的古德解說唯識,其理由就是為了說明「無我」法門,即是說,通過唯識我們就能了解「無我」。佛說「三法印」,其中的「諸法無我」印就是在講「一切法無我」。除此之外,佛也說「緣起」、「因果」、「輪迴」,但最後又說「無我」。

在佛陀未成道以前,印度已經有許多學說存在了。這些學說裡,大都有一個中心思想——輪迴。幾乎所有主張有輪迴的學說,都認為有一主體,即是「我」在輪迴,於是就認為只要把「我」提昇至與梵天融合時,就可以了脫生死,不再輪迴了。但是,佛陀所說的輪迴不一樣。佛教的中心思想在緣起,既然是緣起,則必然是無我;既是「無我」,那到底是誰在輪迴?這成了一個重要的問題。許多祖師從佛陀的說法裡發現到有關的說明,其中一種是唯識,這是說唯有神識在輪迴。此處所說的神識與靈魂不一樣:靈魂是不變的、是「我」的個體,而神識卻是會改變的,這是由於我們接觸外境而造業的關係。業力的形成便是使神識一直改變的一種力量,這種力量若是一直存在,我們就會不停地輪迴——由神識帶領著去輪迴。假如能把這種力量(業力)滅去,就不必再輪迴,反而融入宇宙的空性裡,達到涅槃的境界。

唯識學「一切法無我」的宗旨,在《百法明門論》裡很明顯地被提了出來,但卻沒有詳細的分析,所以我把它提出來分析。

(一)唯識名相提綱

在研究唯識前,只要能先把握百法,就已經是作了一個很好的準備工夫。唯識學裡的許多名相,百法裡雖然沒有提到,但都離不開百法,所以說百法是唯識名相的提綱。如果想在研究唯識學上下點工夫,就必須先掌握百法名相,如此一來,在研究工作上才會有助於許多問題的解決而不會受到名相的困擾。研究佛學的大問題,即是經常都會為名相而頭痛,但如果能掌握名相,在研究經典或佛書時就容易多了。

(二)一切法之分類

一切法被分成五大類:心法、心所有法(心所法)、色法、心不相應行法和無為法。這五位法的分類是讓大家知道宇宙萬有都是由這五類法所形成。如有情世間裡,就一定離不開心法、心所法、色法和心不相應行法;若是器世間,就一定是指色法,這些都是屬於世間的有為法。不過,在聖人的境界裡就一定是無為法或是出世間法。這樣的說明,已經把整個宇宙的情況都很詳細地分類了。

從宇宙萬有的分類,我們可以明達宇宙觀,同時也可以建立正確的人生觀。生活在這個世界上,假如缺少正確的人生觀就很容易墮落;有了正確的人生觀,不但不易墮落,還可以過著正當的生活,更能把生活的素質提昇。人總不能只生活在物質的生活裡,精神生活還是需要提昇的。通過明瞭世界與我們存在的關係,才會用正確的方法生存。

(三)佛教心理學之說明

這裡說的是五位百法裡的心所法。心所法用現代的語言來說,即是心理作用。若再深入研究,即是心法。目前世界上研究心理學的人,大約只能研究到心所法和前六識,講到第七識和第八識時,這些心理學家就捉不到頭緒了。不過,有許多心理學家在研究過心理學以後,發現了一個問題:除了我們所能了知的前六識外,還有一種潛伏著的、為人所不能了解的精神作用,他們把它叫做「潛意識」(如果以唯識眼光來看,這只是第六意識的一種較深入的作用而已;若再深入,也只是對第七識的一種很表面的看法)。除此之外,他們尚無法深入第七識和第八識。所以,心理學家的研究最終還是逗留在某一個階段。假如他們能有機會研究唯識學,相信能得到更多的啟示、更好的發揮,對人類的心理會有更深入的提示。

佛教講心理學,與一般的心理學並不完全一樣。一般心理學只是為了說明人類的心理作用是怎樣一回事,所強調的只是說明。不過近年來,美國有許多心理學家已經從說明的範圍跨進了一步,開創了一種「實用心理學」。這種心理學是要讓人們在了解自己的心理作用以後,進一步地將一些不正確的心理糾正過來,發揮好的心理作用。實際上,這種看法在佛陀時代已經被提出來了。

佛教的心理學,有人稱它為「倫理心理學」,屬於道德性的心理學。若能對心理學分析、明瞭,就能達到佛教「斷染成淨」的目的,這也是我們研究佛教心理學所應有的態度。佛教心理學既然是一種道德心理,自然要強調道德觀念,使人能分辨是非與染淨,進一步消除不好的心理,引發善的心理。日本一位學者曾說過:「佛教心理學的目的,不是要以心理活動為活動而說的,而是要以分析、觀察心理的活動作用來資助我們的修養。」佛教心理學不只是為了說明人類的心理活動而已,更是一種倫理心理學。一般心理學不能達到這個目的,它們只是為了說明心理活動而已。了解了心所法後,就能了解自己,這即是我講本論的重點。

研究佛教心理學與研究一般心理學,應持有不同的態度(不過,現代的心理學也漸趨於重視心理學的實用法),這是有因緣的。現代的人,尤其是年輕人,生活在物質生活進步的世界裡,精神卻非常空虛,經常發生精神或心理上的毛病。用醫學來治療是不容易解決這些問題,唯一的辦法就是找心理學家。心理學家透過種種研究,觀察他的行為談吐,了解其家庭背景、環境等之後,就能找出其毛病所在,然後針對其病加以治療。這種情形在今天的美國是非常普遍的。不過,心理治療有時並不能根治,所以許多西方人士非常嚮往佛教或東方宗教,因為東方宗教自古以來都很強調心理道德。禪學初傳入西方時便掀起一片熱潮,就是因為「禪」是一種最根本的心理治療法。

一般,東方國家的心理問題沒有西方國家那麼嚴重,但近年來東方國家的年輕人已經逐漸出現這種毛病——精神空虛,心裡好像失落了一些什麼。這種毛病的產生往往是由於對物質的需求太過強烈,忽略了精神上的需要,這就必須通過佛學或一般的心理學,才能真正地治療這種心理毛病。下表為「百法五對表」,就是把法不斷地分析,到最後會發現為什麼佛教的心理學會被稱為「道德心理學」或「倫理心理學」。

感激此网页的赞助商: xxx, yyy, zzz

最新法雨叢書

RM 18.00 单价 百法明門論講錄
断货